第三十章 突变

    她倒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只是,这都已经是过了这么久了,可旁边的人还是没有半分反应。

    试探性的睁开眼睛,只见自己眼前已经空无一人,正当她松了口气,回头便见那人正端端正正的坐在了自己的屋内。

    得得得,看来,这个家伙今晚是注定要在这里歇下了,客房自己已经安排给屈霈了,自己的卧房又被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男人住着,唯一可以休息的书房又被他霸着,这么冷的天,总不可能让自己谁外面吧?

    可赶走这个家伙,自己又万万是不敢的,他不跟自己计较那些,也已经是宽宏大量了,怎么还敢往大岁头上动土?

    好在,这书房还算宽敞,也罢,今日,本小姐就暂且委屈一下自己,自己搬个屏风就睡隔间了。

    可自己忙活了半天,好不容易弄了一个隔间,刚伸了一个懒腰,准备好生休息,冷冰冰的声音却在屏风后面传来:“给我出去。”

    柏酒柯有些楞,看了看周围,除了自己,也是没有别人了,这个家伙是在跟自己说话?

    拜托,为何要自己出去?

    况且,这都已经是大半夜了,自己还能去哪里啊?

    再说了,自己也已经将这房子隔开了,又不能妨碍到他什么,自己一个女孩子尚且不在意,他身为一个男人,何必这般小气?

    柏酒柯走了过去,耐着性子笑道:“王爷,这么晚了外面又这么冷,何况,我院子里的其他房子都有客人,你让我去哪里啊?”

    “左右这不是有屏风吗?你若是害怕我会打扰到你的话,那你完全是可以放心,我睡觉很老实的,绝对是不会打扰到你的,就.......别让我出去了吧?”

    人家下人好歹都是有自己的房子,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王妃怎么倒是连一个安身之所都没有了?

    何况,这院子中还有别人呢?

    若是今日自己被王爷赶出去的事情被别人所知,只怕,又是要被别人好生笑话一通了,加上,现在,所以的人都已经认定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