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章.《东京夕阳·印象》

    东野司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午夜凶铃》在外面掀起了什么风浪。

    不过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午夜凶铃》应该是可以让那些日子过得不错的日本友人们过得更加舒坦的。

    给他们平淡无奇的生活增添一点刺激与一点活力。

    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人喜欢他的作品。

    指不定真有人会用铁链子把电视机锁起来呢?

    至少东野司是这么想的。

    但比起已经进入连载阶段的《午夜凶铃》,东野司更看重的是目前手上的《东京夕阳·印象》

    这是他要拿去参加这次青年画赏的作品。

    为了这幅画,他甚至逃了一节课,提前来到画室试手。

    这幅油画的整体难度其实并不大。

    关键点在于如何描绘出在夕阳下,将暗未暗的光与影的跃动感以及自然暖色与建筑物的冷色间的对比感。

    正如标题名那样,这是一幅偏印象派的油画。

    所谓的印象派,其实主要是以描绘光与影结合跃动感,画出美的印象的画派,印象派广为人知的作品则是莫奈的《日出·印象》。

    东野司前世作为职业画家,除了抽象画派的作品,其余画派的作品其实都有所涉猎,画得其实都还算有模有样的。

    现在自带系统天赋,更是让他以前感到晦涩难懂的地方有所明悟。

    这就好比灵感状态下的人,能随便写出好文章,下笔都有若神助。

    他很轻易地就打好底稿,接着便把近卫凉花一直没用的油画颜料取出来,靠着感觉选了几种,每种挤了一点淌在自己的调色盘上。

    老实讲,看着自己的调色盘,东野司就有些来气。

    这近卫凉花还真是不客气,要买就买最贵的调色盘,给她补钱的时候东野司差点没忍住往她的小脑袋瓜子上来一下。

    这货是真富婆啊。

    想当年东野司在自己画室,随便扯一块瓷砖或者表面光滑的小木桌子就在上面试颜色,要是油画颜料太厚了就用刮子再刮下来一层继续用。

    他哪儿用过这么名贵的木制调色盘?这玩意儿整体小就不说了,试色范围也不大,右下角还有一行小字签名...估摸着是那位名画家的签名吧。

    但这有个屁用,除了能把价抬得更高之外就毫无用处了。

    至于电视里那些手里捏着全新调色盘的油画作者?

    那就完全是在作秀了。

    一块油画调色盘只要经常用,整体就会呈现出一种屎绿色,边缘趋近黑色,看上去特别脏,哪儿来的一尘不染?

    可不用又不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