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复制病态

第二十七章.August

    “哎哎哎,回来回来,你这态度不诚恳啊。”

    老板的态度让肖寒心里一紧,那还要怎样?跪下来感谢救命之恩吗?

    “还有事吗?”不知道是不是缝针的原因,肖寒说翘舌音说不清楚,反正别人勉强听得懂。

    “不会吧不会吧,你不记得刚刚是来做什么了?”

    “我操,我还真忘了,对不住对不住,那什么,跟您一起回去。”肖寒等了老板几步。

    两人AA叫了网约车到大排档门口的马路边边,肖寒挺想回去换一身衣服,这耽误了一会,还耽误了挣钱,自己也搞得乱七八糟。

    “小孩,进去换一身衣服吧,你这衣服我让老板娘洗了,吹风机吹吹下班之后再换。”

    “行,正合我意,这多吓人啊。”肖寒摆摆手往里屋走了,找老板娘要了一件白T,换下来的衬衫扔在温水里,这玩意儿根本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这会大排档人多起来,肖寒忙里又忙外,端盘子还擦桌子。

    “服务员,菜单。”

    “怎么还不上菜,这都等二十分钟了。”

    “服务员,催一下,三号桌。”

    “服务员,拿一扎啤酒,要冰的,青岛。”

    “哎哎哎,我们先来的,凭什么给他们点,你这孩子真怂。”

    ……

    吵成一片,肖寒单手操作本来就不方便,又是战损又是醉酒,命差点搭进去了,要是再给他碰见地中海男,进医院的就是他们。

    老板娘接了一根电线,坐门口给肖寒吹衬衫,还好布料不是很厚,普通吹风机吹半个小时左右能干,担心穿的不舒服,硬是里里外外用冷风吹了一个多小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空闲的关系,她搁那儿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血渍最难得洗,但即使是细看,衬衫上也没有半点痕迹。

    这让肖寒想到了之前苏夏给自己洗的衣服,白的跟新的似得。

    下班之后折回去换了衣服,对着镜子整理了形象,解开脖子上缠着的纱布和额角贴着的纱布,绕在一团收进口袋,碘酒的味儿刺鼻,他也没回家,坐在驼背的店门口摁手机。

    没有什么新鲜的事儿,

    赫然在目的是肖默的转账,这会国外是白天,转账过来也不稀奇。

    儿子,最近怎么样?

    消息是二十分钟之前发来的,肖寒回了一个表情包试探肖默还在不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忘了忘了你那儿还半夜,吵醒了?

    没,晚上做什么事儿都刚刚好,你呢,你怎么样?

    还不错,最近加班比较多,毕竟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哈哈哈。

    您就过来跟我炫耀工作能力?那行吧,有缘再见。

    别啊,我这忙里偷闲,你就这么对我?

    我这真有事,以后有的是机会,回聊。

    肖寒把手机亮度调低一点,省的喝醉酒的人以为撞鬼了,从口袋里摸出耳机挂在耳朵上。

    一首歌好像贯穿了半个月,工地、家、大排档、酒吧、奶茶店、酒店、家、酒吧,肖寒同学在赚钱的路上步履不停,支付宝微信的钱那是蹭蹭蹭往上涨…

    终于在某天天微微亮,苏夏在楼下等他的时候,崩溃了,失态了…

    【苏夏,我回来了,从今后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肖寒晃了晃手机,支付宝余额赫然显示2开头五位数的巨额,有三分之一是肖默转的,肖寒看到苏夏的那一刻,心理防线一下子坍塌了,微信上的钱全部转给苏夏,连零头也不剩。

    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了极点,哪怕自己身无分文,哪怕自己带着小伤,哪怕这半个月来尝尽了人间形色,也要看着他方向,看着他上扬嘴角,在风里微笑。

    “我想你了,你这钱....怎么回事?”苏夏往后踉跄了两步撞到电线杆上。

    少年和少年在曙光里相吻,这一吻也贯穿了半月,苏夏不知道肖寒每天早出晚归是为了挽回自己的听力,上次酒后也忘记了为什么要这样做,只记得灌下了四五瓶酒。

    【好久不见,这钱.....哎,没事,历练了一下找到了方向罢了,回家。】

    肖寒同学的暑假历练停止在了YD音乐酒吧,和经理说过了,换成白天场,想着经理涕泪纵横的抱着肖寒让他做常驻就有点好笑,是为了不让台下的那些观众留下遗憾,说来说去也是为了挣钱,这年头奔波在外谁都不容易。

    和李文君发了信息,收到了最后200块,红包底下备注了一句话,肖寒看了一眼也藏进心里,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能有相同经历的人才会略懂一二。

    心理医生一直没有来找过肖寒,微信上的消息也越来越少,这半个月就像梦一场,伤口结的痂也摇摇欲坠。

    “嗯,回家,睡觉。”苏夏拉着他的手,被戒尺掠过的伤疤还在,掌心是薄薄的茧,苏夏摩挲着他的手,垂下眼看着地上倾斜的影子,夏终蝉空。

    这半个月是少年只身一人走过的漫漫长路,藏在心里的少年还浑然不知。

    【甜~甜~,过两天去医院吧,你不是说你想听到我的声音吗?你男朋友说过的,无论如何,这些事儿都不是你来承担的,我做到了,这半月难为你了,以后加倍奉还给你。】

    肖寒扯了扯苏夏,离自己近点,身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香氛,苏夏一直沉默不语,转进居民楼里面,肖寒一把把苏夏摁在墙上,一只手紧扣着墙,一只手搂着他的后腰,附上温柔的唇,旧楼里没有监控录像,连空气都有点潮湿,苏夏没有反抗,放任其自吻。

    “唔.....肖寒同学,你这压抑多久了....”苏夏推开肖寒,对上他那双眼睛,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后面上来了几个大爷,知趣的让了位置。

    【这是还你的,酒后吐真言那次,懂?】

    肖寒的占有欲也爆发了,两个人一前一后往上走,明明电梯停在一楼,这次换肖寒同学踹门,这门再不换就得防火防盗了,藏在地毯下面的备用钥匙都用不着了。

    “你这人私心这么重啊,让你还个够。”苏夏把肖寒推进房门,床上收拾的很干净,已经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