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青萍

第99章 一力降十会

    一秒记住【看书神站 www.kanshushenzhan.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玄丘把石碑充作武器,一碑砸碎了那车,接着横向一抡,呼啸着扫向姜飞熊。

    这么沉重的家伙,一旦挨着了,只怕要被拍成肉饼,也只有陈玄丘这等神力,才能运用自如。

    不过以前陈玄丘出招过于威猛,和他的气质总有些违和,此时一副野人形象,倒是般配的很。

    姜道人再度一闪避过,大叫道:“一起擒杀此獠!”

    众武贤一听,立时各掣兵刃,一起扑将上来。

    此时他们都已接受了姬国的官职,是姬国的臣子,自当为姬国效力。

    而且姜道人马上就要拜相,将要成为姬国国相,他们的上司,哪能眼看着自家相爷被人追杀。

    一时间,众人各出奇招。

    一口桃木神剑凌空刺来,“咔嚓”,迎声而折。

    七口诛心钉凌厉地射来,陈玄丘把碑一竖,相当于四五面大盾叠在一起。

    “当当当当当”,诛心钉尽数射在碑上,碑中器灵小吉祥暗嘻一声,觉得有点痒痒。

    “闪开!我来!”一名铁塔般雄壮的大汉大喝一声,两柄重有百斤的乌金玄铁八棱重锤一记劈山式,向那石碑狠狠砸来。

    陈玄丘一记托天式,将那碑横着迎了上去。

    两柄垂锤“当”地一声砸在碑上,碑中器灵小吉祥大喜,这两下按摩得舒服,力道恰恰好,可比那坏人拿着样东西在她身上磨来磨去的舒坦多了,再多按几下才好。

    可惜那大汉虎口一麻,两柄大锤就弹了出去,呼地一声飞上半空。

    宫门前,南子不经意地一皱眉,向前一步,扶住太姒夫人,边走边道:“前方大战,姐姐不如回宫中等候。”她扶着太姒走出两步,那两口大锤就遥遥飞来了,一口锤一下子砸碎了金水桥上一直矗立在石栏上的石狮子,另一口锤则正砸在太姒夫人先前立足处,把在场所有人都惊

    出一身冷汗。

    太姒夫人本还想说她就要在此等候国君,这时也不敢多说,赶紧答允一声,便往宫中转移。快七十岁的老太太了,倒是健步如飞。

    郭竹眼见如此一幕,不屑地冷笑一声:“都是一群废物!看我的!”

    郭竹一抬手,就祭出了他的琅珰寒月珠,奋起全部功力,将它化作直径三尺有余,乌沉沉一颗宝珠,当头就向小吉祥天砸去。

    “当”地一声,琅珰寒月珠被磕飞了。

    器灵小吉祥勃然大怒,她感受到了一抹威胁。

    这颗珠子的力量丝毫不足以伤她,因为催运宝珠的郭竹实在有够废物。此人握着一手好牌,却是个‘点金成铁’的高人。

    可这颗珠子毕竟是法宝级别,如果由真正高手使用,未必不能让小吉祥的神魂受伤。小吉祥是洞天世界诞生的意志,全部知识包括语言,都来自她以前对吞入小吉祥天世界的生灵的观察,她的心性还犹如一个不谙世事的懵懂孩子。一俟察觉这宝珠有可能

    会对她造成威胁,马上存了灭杀的念头。

    陈玄丘只觉手中一震,一把没抓住,那石碑竟腾空而起,主动追向那颗琅珰寒月珠。

    “当~~”又是一声巨响,琅珰寒月珠被磕得嗖地一下飞上了天空,那石碑立即追了上去,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陈玄丘惊咦一声,这东西还真是好宝贝儿,居然会主动攻击敌人!

    虽然个头儿太大,扛着费事。可陈玄丘自觉穷酸,一直也没件拿得出手的宝物,当下就存了据为己有的念头。姜道人一见陈玄丘石碑脱手,顿时大喜,探手往空中一抓,一只淡蓝色的精灵顿时成形,上半身雄壮无比、肌肉块垒,下半身如同一股龙卷风,使得它的身子倏进倏退,

    来去如风,快到无可琢磨。

    陈玄丘一边躲避那些武贤人的偷袭,一边抵挡这蓝精灵的攻击,自始至终不曾动用法术。陈玄丘只以武力示人,就是为了麻痹姜道人,寻找一击必杀的机会。

    姜道人狞笑着大手一握,那只蓝色精灵十指箕张,指尖锋利如刀,就向陈玄丘叉去。此时四下都有武贤们的兵器袭来,姜道人是看准了时机,叫他无从躲避。

    不料,陈玄丘脚下一跺,喝道:“遁!”整个人竟“嗖”地一下没入了地下。那刀枪剑戟、蓝精灵的十指,尽数刺了个空。

    姜道人大吃一惊,此人竟然会遁术,而且还是五行遁术中最难练的土行遁术!遁术并不是一门很好练的道术,尤其是土遁。君不见《封神榜》中一个土行孙,就仗着这么一门本事,也能在无数奇人异士中占有一席之地,还因此强娶了个如花似玉的

    老婆么?

    严格说来,驾云也是遁术,此外气遁、光遁等,都是比较常见的遁术,也是比较容易练成的遁术。

    以五行元素施展的遁术是最难练的,而这最难练的五行遁术中,尤其难练的就是土遁。想找到一门土遁的功法都难,就更不要说高明土遁之术了。

    陈玄丘在那洞天世界中,最苦恼的就是流沙不断流向沙池,每次他想探索这方世界,光是为了抵消那流沙的作用力,就耗费了大把力气。

    因此,在那《无为经》中发现有五行遁术后,他直接选择了土遁,一直只是专心苦炼这一门遁术,如今只是略有小成,并不算高明,但已可以在危急关头发挥作用。陈玄丘往土中一遁,没入时已经盯了姜道人一眼,记住了他的位置,一没入土中,立即奔向姜道人的位置,向上一冲,嗖地一下,就出现在姜道人的背后,一剑劈向他的

    天灵盖。

    姜道人只觉脑后生风,情急之下也顾不得他的高人形象了,马上一个“懒驴打滚”,贴地滚了开去,刚滚出两匝,便百忙中一拍葫芦,念动法诀,大喝道:“收!”小吉祥驾驭自己的神体将那琅珰寒月珠击上高空,趁着它的主人尚未反应过来,连连撞击上去,最后更是缩小了身体,凝炼成一尺多高一座碑石,“砰砰”地连连砸击,让

    那琅珰寒月珠上都隐隐露出了一丝裂隙。小吉祥大喜,正要奋起余勇,彻底毁去这颗宝珠,突然一股莫可抵御的吸力涌来,嗖地一下就把她吸向地面。那颗隐隐诞生了一丝神识的琅珰寒月珠偷得一线生机,立即

    遥遥逃去。

    吉祥大怒,她是葫中世界的意志,与那宝葫芦是一体的,自然受制于人。

    “是谁坏我好事?”

    吉祥自空中飞下来,一眼看见正“懒驴打滚”的姜道人,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奋力挣开那葫芦的吸力,就要砸向姜道人,把他活活镇压。

    孰料,姜道人想要收的却是陈玄丘。

    他之所以能控制宝葫芦,靠的就是吉祥天这块石碑。这件镇压之物,才是最初得到这宝葫芦之人,祭炼之后放入葫中的镇压法宝,他要靠控制吉祥天,才能驱动宝葫芦。

    如今吉祥正在空中踢球,他哪里收得了陈玄丘?眼看就要进球得分的吉祥被他唤回,大怒之下只想砸死他了事。

    发现收不了陈玄丘的姜道人急忙又滚了几匝,陈玄丘听他喊了一声“收”也是唬了一跳。

    待见他宝物不灵验了,陈玄丘顿时大喜,心中隐隐也明白问题应该出在那块石碑离开了宝葫芦。此时不杀他更待何时?

    趁你病,要你命啊。

    陈玄丘立时抢步追上,一剑再向姜道人刺去。

    空中,一方石碑重新变成丈余大小,当头镇压下来。

    地上,陈玄丘挺剑疾刺,誓要一剑杀了姜道人。眼看姜道人必死无疑,他忽然大叫一声,祭出一面杏黄小旗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