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抓住你了

    “她真的走了?”月老从一大堆红绳中钻出来,他一身大红广袖祥云仙袍,扎在红绳中,再隐了仙修,倒是藏得极好。

    小仙童帮他将脑袋上的红绳扒拉干净,奇怪道:“那小枝仙子当真如此可怕吗?”

    月老瞥了他一眼,“十年前人间十万月老庙被烧毁之事,你可还记得?”

    “不敢忘。”提起这件事,小仙童也是心疼不已,当年突然断了人间供奉,月老宫每个人都穷得叮当响,直到近几年,人间各地的月老庙慢慢修建了个七七八八,他们的日子才好过起来。

    小仙童皱起眉头,问道:“不是说月老庙是魔界少主烧的吗?与那小枝仙子有何干系?”

    “你可知魔界少主为何要烧月老庙?”

    小仙童摇头,他哪里知道,不过肯定是您老人家得罪人了!

    月老叹了口气,继续道:“当年我不过是与她开个玩笑,错牵了她与青荇仙君的姻缘,没想到,竟招来此等祸事。”

    小仙童瞪大了眼睛,惊道:“原来这段姻缘是您早就安排好的啊,我还当是那小枝仙子给青荇仙君灌了迷魂汤呢。”

    “当年她若是看上了青荇仙君,我倒省心了,偏偏她喜欢的是魔界少主。”

    小仙童吃了这么大一个瓜,惊叹道:“小枝仙子魅力够大的啊,胆子也够大,仙魔不能相恋,她不知道吗?”

    “她那时被禁咒封了仙身,对仙界的规矩一无所知,唉,我要早知道她是仙子,也不至于和她开这么个玩笑啊!仙界多少仙子想求与青荇仙君的姻缘绳,我干嘛要送给她啊!”

    “所以魔界少主是为了她,烧了人间十万月老庙?不过就是两条红绳,解了不就行了,干嘛要发那么大的脾气?”小仙童不解。

    月老道:“我月老宫最上等的仙绳,岂是说解就能解的?你去解一个给我看看。”

    小仙童更是吃惊不已,肉疼道:“您老人家怎么什么东西都往外拿,那上等仙绳多珍贵啊!”

    月老幽幽看了一眼抠门的小仙童,你说当年要是将他带在身边,那条红绳是不是就不会系到小枝手上了?

    “听说青荇仙君和小枝仙子过几日便要大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